高德登录

星期

南方农村报

<< 上一版 下一版 >>

“地铁逃票”

来源:南方农村报时间:2020年06月13日版次:02
| 网议 |
  新闻背景:据北京公交警方官博消息,6月1日晚上,乘客李某乘坐地铁不想花钱,跟随他人进入时,被交通执法队员当场发现。6月2日,由于不配合接受处罚,后又与参与处置的民警发生肢体冲突,现李某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北京公交警方依法刑事拘留。(6月11日《新京报》)
  @张西流:地铁逃票是一种违法行为,不仅损害了地铁部门的利益,而且干扰了正常的交通秩序。问题是,对于逃票行为,基本上都是以经济处罚为主,但从目前的效果来看,并不理想。
  地铁逃票被刑拘,具有警示意义。对于恶意逃票行为,除了处罚之外,当实施信用惩戒。一方面,有关部门应加大对逃票行为的监管和查处力度,建立征信管理制度,将逃票行为,纳入个人失信“黑名单”,除了加重处罚,还将记下逃票者的身份信息,并与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挂钩;情节严重者,依法追究刑责,以此倒逼一些人远离逃票行为。另一方面,通过正面宣传和警示教育,引导更多的市民恪守公共道德,文明守信,自觉抵制各种逃票行为。
  @朱忠保:在德国逃票的,除了予以从重的经济处罚外,还将被记录在诚信档案中。在法国,一年之内如果有10次逃票行为的,判最高量刑为6个月的刑期以及7500欧元的罚款,相当于现在的人民币7万多元。在英国,只要被抓住一次地铁逃票的,除了当时从重罚款3000英镑外,以后还要被禁止乘坐地铁。在澳大利亚,对于逃票行为要登记下姓名,同时会开出罚单,罚单通常大约在200块钱澳币,约合1000块钱人民币,关键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递交罚款,令人难堪。
  从目前全国各地对逃票行为处以5倍、10倍的处罚来看,并不能对逃票行为起到预期的遏制作用,应该通过提高逃票附加成本的做法,来遏制逃票行为。除了提高罚款力度外,还应该向外国学习,引进诚信记录机制,对严重的逃票行为,还可以作入刑处理,追究其刑事责任。唯有提高其违法成本,方能遏制逃票行为。
  @杨朝清:在陌生人社会里,逃票的违规成本很低。逃票被查到后,一些乘客通过耍赖、逃跑等“弱者的武器”来进行消极对抗,从侧面说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逃票的危害性。只有提升社会规范的震慑力与约束力,让违规行为得到应有的惩戒,才能催生社会文明。
  目前,国内一些地铁将逃票行为纳入了征信系统,就是希望通过健全信用管理,来重塑人们对规则的文化认同和价值追求。在公共空间,有所禁忌才能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。只有在失范行为与非失范行为之间建立有效的隔离地带,对图便利、走捷径说“不”,逃票行为才会越来越少。
分享: